相关文章

走近贵州工匠 感触精益求精

  “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发出这一号召,迅速引起社会各界的热烈反响。

  精于工、匠于心、品于行,从《大国工匠》、《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纪录片带给我们的惊叹与感动,到国人在海外排队抢购奶粉、马桶盖带给我们的自省与反思,再到“工匠精神”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带给我们的欣喜与振奋,“工匠精神”渐渐在各行业形成共鸣,在全社会汇成共识。弘扬“工匠精神”,贵州工会在行动。

  2016年“五一”,贵州省授予222名先进个人“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他们是立足岗位、成长成才的技术工人,也是贵州千万普通劳动者的杰出代表。贵州省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杨兴举介绍,当前全省工会组织正积极开展岗位技能竞赛等活动,鼓励广大职工弘扬“工匠精神”,在各条战线树榜样、立标杆。

  4月28日,贵州省“农民工匠”培育行动在贵阳启动,工会与人社部门计划从2016年起,每年联合重点培育1万名“农民工匠”。实施“农民工匠”培育行动,将着力打造一批农民工技术技能人才,选树一批农民工创业创新带头人,培养一支适应新常态新形势的较高素质的农民工产业工人队伍。围绕农民工较为集中的建筑领域、矿山行业和现代高效农业建设等,挖掘优秀人才,搭建农民工创业创新和实用技术技能人才成长平台,培育、选拔优秀农民工“创业之星”和农村实用技术人才。

  走近4位工匠,他们是传统的手工艺人、德高望重的民族文化传承者和企业的技术骨干,是社会最重要的财富之一,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对质量的精益求精、对制造的一丝不苟、对完美的孜孜追求,“工匠精神”在他们身上发扬光大,激励更多的人创业创新,坚守和传承“工匠精神”。

  烧结能人曹登平 让钽电容器的“心脏”跳动

  每年“五一”节,中国振华(集团)新云电子元器件有限责任公司退休工人曹登平都会拿出摘下挂在墙上的“劳动模范”奖章,用毛巾轻轻地擦拭上面的灰尘。

  4月30日,在曹登平家里,回忆起当年工作的情景,他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光讲究做不会说,追求的是‘我为人人’,只讲奉献,不懂得索取。”尽管退休在家,曹登平依然闲不住,常常回到车间,看工友们工作,手痒时还会亲自上阵。工友们在工作中一遇到难题,总是会打电话向他请教。

  曹登平是新云电子元器件公司原九车间成型烧结组组长,荣获“贵州省劳动模范”和“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71年的春天,曹登平初中毕业后离开家乡,来到离凯里市区二十多公里的白午山沟国营第四三二六厂当工人。厂领导看他年轻,身体结实,便安排他在钽电容器生产线做钽芯子成型烧结工。成型烧结工序是钽电容器生产制造的关键工序,该工序需要根据不同型号的产品,选用不同类型的钽粉压制成一定的几何形状,再通过不同程度的高温烧结和赋能形成钽电容器的阳极块,阳极块是钽电容器的“心脏”。刚刚参加工作,曹登平就发现生产线上一台成型机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操作:一个人压芯子,一个人不停地循环倒钽粉,一天8小时下来,工人们累得腰酸背痛。

  他开始琢磨能不能把人工循环倒粉改为自动循环倒粉?白天他利用工作间隙把机器的电气、机械结构性能摸个透,晚上躺在床上构思改进方法。经过近一个月的摸索,在车间老师傅们的指导和帮助下,曹登平完成了成型机自动循环倒粉程序的改装,机器工作效率提高1倍。这次机器改造的成功,让他初次尝到了动脑筋的甜头。

  发现、思索、解决,曹登平养成“挑毛病,解难题”的好习惯。一次工作中,他发现烧结炉用的钽电容器坩埚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埚壁和埚底会产生坚硬粉垢,粉垢逐渐增厚,坩埚容积变得越来越小,原坩埚可装2000个芯子,结垢后只能装1000多个芯子。同时,粉垢还经常造成坩埚变形,影响芯子烧结质量。他琢磨能不能控制住粉垢产生?通过分析排查,发现烧结温度达到2000℃以上,坩埚就很容易结垢;烧结温度在1300℃左右,坩埚就不容易结垢。针对这个问题,曹登平提出把坩埚分为高温烧结和低温烧结使用,并用钢刷对每次烧结的高温坩埚进行除粉,大大降低了坩埚结垢概率,延长了坩埚的使用寿命,每年为企业节约资金几十万元。

  在成型烧结岗位上,曹登平一干就是35年,他参与的技术革新和合理化建议为公司创造近200万元的经济效益,同时他还参与了几十项国家重点工程配套钽电容器研制。

   

    全国和省级劳模曹登平

  水钢炉长常江恒 把炉子当孩子一样呵护

  他站在炉子边,一站就是10年。在忙碌的炉台上,他的声音最大,他的步履最快,他脊背上的汗盐最多,他把自己的青春和梦想,同钢铁一同吹炼,一同熔铸。他就是首钢水钢炼钢厂二炼钢车间炉长常江恒,2006年从部队转业后来到炼钢厂就再也没有离开炼钢炉台。2016年,他荣获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

  4月25日,笔者拨通常江恒电话时,他正在车间里忙碌:“现在正是水钢生产非常时期,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干好本职工作。”在火热的炉前,常江恒从最基本的测温、取样做起,先后从事合金工、摇炉工,无论在哪个岗位,他都认真钻研岗位知识,迅速掌握炼钢生产的设备、工艺。工作之余,还积极参加公司、厂部和车间举办的各类学习培训班,专业技术理论水平、业务水平很快提高,从众多青工中脱颖而出,成长为炼钢车间的生产技术骨干。

  2014年1月,常江恒以良好的技术水平赢得同事的信赖和领导的信任,走上了炉长岗位。炉长是集技术和管理为一体的岗位,给他带来不小的挑战,也使他的学习劲头儿更大了。炼钢过程复杂,环节多,原料变化大。初任炉长,一次小的疏忽导致事故,常江恒切身感受了“半点疏忽都不能有”的教训。自此,他每天提早到岗,提早了解上班操作、原材料情况,心中有数,本班操作才稳靠。班后,他也要和班组人员花一定时间探讨总结,查缺补遗,分享心得。他认准“精心、精细、精准加坚决执行力,是炼钢的精髓”,一以贯之,常抓不懈。

  天道酬勤,多年的努力不懈让常江恒收获累累。2015年2月,他迎来了一个收获的季节,继获得2014年公司“克难攻坚保生存、同舟共济立新功竞赛”标兵称号、公司转炉炼钢工在线技能竞赛第一名后,又在炼钢厂综合指标竞赛中以“六零”成绩领跑12名炉长之首,成为厂级“岗位之星”。

  “我们一定要把炉子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耐心喂养、细心呵护、精心照顾。”常江恒说,没有良好的炉况,质量、产量就会受到影响。2016年,他继续带着二炼钢车间丁班3号炉的兄弟们一路前行,为生产每一炉合格钢水、降低每一分成本努力着。

    

    常江恒在监控中心查看炉温变化(李彬 摄)

  思南花烛艺人刘贵贤 耄耋老人妙“烛”生花

  刘贵贤84岁,做了一辈子思南花烛。4月26日,笔者来到刘贵贤的家,探访他妙烛生花的人生故事。刘贵贤在蜡烛上滚上一层棉纸,把“龙身”在蜡烛上绕起来,再用指头小心地捏住烛鳞,一片片粘在“龙身”上,桌子上用模型倒好的烛鳞有上千片之多。在他身后的房梁上,挂着十多对五颜六色的花烛——龙凤烛、牡丹烛和梅花烛。烛身上的龙凤在吉祥彩云中栩栩如生,龙盘柱昂首吐须扬角,凤雍容华贵展翅欲飞。

  老人将思唐古镇安化街的古老民间工艺花烛传承至今。他10多岁就开始学习烛艺,手艺早已娴熟到心手合一之境,被当地人称为“妙烛生花”。老人一边贴花一边介绍,花烛的制作程序繁复,有几十道工序。首先削竹成片,竹片的顶部削细削尖,裹上厚厚几层灯草。灯草裹好后,用野生乌桕油加上菜油,制模浇铸成烛坯。在此基础上,用木头、红薯、萝卜或是其他东西制成的上千种模具,蘸以融化的石蜡,形成各种图案粘贴其坯上,最终成为花烛。

  他弯腰从作坊里一一取出曾经亲手雕刻的龙凤、牡丹、梅花、燕子等模型,这些伴随刘老数十年的梨木模型,大的不过如大拇指般。那些耀眼夺目、图案繁多的花烛都是靠这些零零碎碎的模型倒出来,又一个个贴上去的,做工耗时花精力。“现在制作一对龙凤花烛,一个熟练工也得花上两天左右。活灵活现的龙头龙身、云彩火焰或片片龙鳞,都是精细活儿。”老人神情既严肃又自豪。

  老人用一生的心血来浇铸一支支花烛。他说,“龙凤花烛大体为长度30厘米,内径6厘米、外径10厘米。花烛分阴阳,龙烛为阳,凤烛为阴。龙凤呈祥的组合,暗喻富贵吉祥的美好祝愿。就连花烛的颜色也有不同的寓意。红色喜庆吉祥,黄色含金富贵繁荣,白色教人清白,绿色映衬红花成人之美。”

  “在思南,老百姓买花烛是很讲究的。”刘老娓娓道来,婴儿满月点满月烛、金榜题名点报喜烛、男婚女嫁点龙凤烛……龙凤烛又有分类,到女方家接亲时点接亲烛;堂屋拜天地点龙凤烛;满堂儿孙为长辈祝寿,用的是寿烛;逝者驾鹤西去则点上表哀思的白花烛。花烛成为人生历程的见证,包容了人世的日升月落、悲欢爱恨,思南人把花烛文化演绎到淋漓尽致的境界。

  为了让技艺后继有人,老人一改家族“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规矩,将手艺传给了最小的儿媳妇。“只要手艺能更好地传承下去,传给谁都可以,女子心更细些。”老人说花烛手艺作为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定要代代传承,发扬光大。

   

    刘贵贤制作花烛

  箫笛制作大师吴继红 用心琢磨才能更完美

  火盆里木柴烧得“噼啪噼啪”作响,火势正旺,吴继红的脸庞通红发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中的竹材,在火盆上不停来回移动、翻转,原本有些弯曲的竹材竟然“神奇”地变直了……

  年近五十的吴继红是玉屏县箫笛厂厂长。2006年他制作的龙凤浮雕箫笛在全省“两赛一会”中获突出贡献奖;2007年又荣获贵州“两赛一会”铜仁名匠特等奖、贵州名匠最佳制作奖;2009年他制作的紫竹箫在湘、鄂、渝、黔民族民间工艺产品大赛中荣获“民间工艺大师产品奖”;2012年作品微雕刻篆刻箫笛拿下贵州“两赛一会”最佳制作奖。

  “这个是第二道工序,我们称为校直。”吴继红在向笔者介绍箫笛制作工序时十分耐心和仔细。这是他多年养成的性格,细致和严谨让他在箫笛制作方面走到了许多人一生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吴继红从小跟父亲学木工,21岁时拜玉屏县箫笛厂创始人刘文忠为师学箫笛制作。踏入这个行业近30年,可他对箫笛的热情,依然就像刚刚陷入爱河的恋人,难以自拔。这些年,他致力于箫笛制作技术的钻研、传承和发展,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箫笛制作大师。

  “箫笛是一种古老的民族乐器,到现在品种已由过去的一箫一笛,发展为七箫十二笛一百多个花色品种。”谈起最心爱的箫笛,吴继红的话滔滔不绝。据他介绍,箫笛制作要经过制坯、雕刻、成品三个流程,共有七十多道工序。

  “选竹是第一道工序,也是最重要的,千万马虎不得。”吴继红说好竹子才能做出好产品,才能让玉屏箫笛的品质得到保障,“不能为了追求产量,而敷衍了事,否则就是砸自己的招牌。”吴继红边说边拿起校直好的竹材开始刨竹节,一会用通条在竹管里轻轻来回摩动,一会又换成特制的“狼牙棒”搓动,神情专注,小心翼翼,生怕损伤到内壁。

  “用心琢磨才能更完美。”吴继红把每一支箫笛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来塑造。“现在很多工厂产量,使用激光雕刻机,快是快了,但是雕刻的图案没有了灵气。”在他看来,箫笛是最能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神韵的乐器,只有手工制作才能赋予其“灵魂”,尽管一个工匠一周只能生产一只上等的箫笛,但他一直执拗地坚持手工制作。他的雕刻技法也是一绝,尤其是微雕刻与浮雕更是独树一帜,刀法细腻流畅,阴刻、阳刻、微雕、浮雕交相辉映。他制作的箫笛在保证音色音准的前提下,又不失玉屏箫笛的传统特色。

  吴继红注重自身技艺的提高,更在乎箫笛传统制作技法的传承与发扬光大。他一改箫笛厂“秘技不轻易授人”的规矩,打破“门户之见”,开办免费培训班,谁愿意学就传谁,尽力培养箫笛制作人才。

  “玉屏箫笛制作技法2006年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有义务担当起传承和发展的责任。”吴继红说,繁琐的制作工序使从事箫笛制作的人员越来越少,传统工艺面临人亡艺绝、后继乏人的困境。“但我相信,玉屏箫笛会再现辉煌。”说到这里,他望向桌子上的一支支竹材,将执着守着自己心中的瑰宝。(贵州日报 记者 金艾 通讯员 剡鹏英 吴向东 曾 艳)